11选5
建筑施工總承包

新聞分類

案例分類

熱門關鍵詞

聯系我們

企業名稱:南通宏亞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電話:0513-68856808

      0513-6885680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通市通州區南通高新區碧華路南側、經一路東側4幢廠房

郵編:226300

網址: www.eq7e.com


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正在到來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正在到來

發布日期:2018-03-02 作者:林建華 點擊:

跨入“十三五”,中國建筑業走進重大變革期,在國家政策的引領和行業需求的推動下,在轉型、改革、發展主基調的指引下,建筑行業穩步走過了2017年。

從宏觀經濟角度來看,過去的一年是不斷被顛覆的一年,也是不斷創新的一年;不管是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是發展方式,在這樣頻繁的迭代變化中,所有行業都會隨之而改變,而作為傳統行業的建筑業更是備受挑戰。

2017建筑業整體情況

2018年1月18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17年全國經濟運行情況。經初步核算,2017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827122億元(首次突破80萬億),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9%。備受業內人士關注的建筑業總產值數據也同時公布,2017年,全國建筑業總產值達213954億元,同比增長10.5%。

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正在到來

2017年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631684億元,比上年增長7.2%。基礎設施投資(不含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140005億元,比上年增長19%,增速比1-11月份回落1.1個百分點。其中,水利管理業投資增長16.4%,增速回落0.6個百分點;道路運輸業投資增長23.1%,增速回落1.5個百分點;鐵路運輸業投資同比下降0.1%,1-11月份為增長0.5%。

各地區投資額分布圖

各地區投資額分布圖

從上圖中可以看出,東部地區還是處于引領地位。其實這和東部地區特別是江浙沿海一帶民營經濟比較活躍、企業家思維比較超前也是有關系,雖然最后的建設方式沒有按照原先的方案,但是杭紹臺的每一步都可謂具有先行者的角色。再比如,中國首條“超級高速公路”--“杭紹甬高速公路,也叫杭甬復線”即將開建,充分說明了基建和經濟之間作用和反作用的關系。

從項目隸屬關系看,中央項目投資23552億元,比上年下降5.7%,降幅比1-11月份收窄0.1個百分點;地方項目投資608132億元,比上年增長7.7%,增速回落0.1個百分點。

為什么在分析建筑業的時候要結合2017整體經濟情況,因為建筑業的發展是經濟發展的一個縮影,討論建筑業的前提離不開經濟,正如一個國家“軍事是為了政治服務,而政治是為了經濟服務”。從本質上來說,消費是拉動經濟增長的最終動力,而作為基建投資,同樣是為了經濟,最終還是為了刺激消費。

那么說到投資、消費,就不得不提到“債務”,因為任何投資、消費都是在“債務能力可控”的前提下進行的,同樣的,這也是基建投資策略的大背景。

大背景:債務

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召開的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說法,會議還提到削減工業產能過剩、控制貨幣供應等等,但會議的報告卻沒有著重提到中國債務的問題。我們都知道,一般來說中國經濟有個不成文的規律,那就是在最高級別的會議里,提得越少(甚至基本不提)的事情,實際上越重要。然而恰恰就是這個“有意被忽略”的債務問題,卻最有可能成為今后中國經濟的一顆定時炸彈。

一般而言,我們把債務分為地方債務和企業債務。地方債務又分為兩大部分,一是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發行的債務,二是2014年以后升級地方政府代理縣、市級政府發行的債務。兩者當中,風險級別更高的是地方融資平臺的債務。

那么在十九大報告里也明確指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未來5年的三大攻堅戰之一,并且會議再次強調“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要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增強,防范風險工作取得積極成效”。然而,歷次的基建投資膨脹都積累了大量的地方政府性債務,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債臺高筑,部分企業通過明股實債和各類債務融資參與PPP項目,提高企業杠桿,面臨潛在的經營風險。

當然了,政府層面的債務,政府會有相應的對策。例如:停建、緩建一批政府過度舉債的項目,堅決叫停包頭地鐵項目和呼和浩特地鐵3、4、5號線項目,全面梳理在建和計劃建設的政府投資項目;化解政府債務、銀行不良貸款和農村牧區高利貸,明確提出從2017年起,爭取用3年時間把政府債務率降到合理水平。

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正在到來

說到地方政府債務,在2018年1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自曝家丑”:自治區政府財政收入虛增空轉,部分旗縣區工業增加值存在水分。這也是繼遼寧之后第二個主動承認財政統計數據造價的省份,看到這大家也就好理解為什么要叫停那幾條地鐵線了吧(因為地方政府確實沒錢了)。在內蒙古之后是天津濱海新區,將2017年預期的1萬億GDP直接擠掉1/3,調整為6654億元。

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正在到來

也許有人會有疑問了,地方政府為什么要給GDP注水呢?

其實這和中國過去一段時間里“唯GDP論英雄”的考核機制有關系的,政府給GDP注水肯定是有政績動力的,這里咱們就不細說了。

那他們為什么要在這個時間點自曝丑聞呢?

這里大家需要注意了,就在2017年12月23日,審計署公布《財政部關于堅決制止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遏制隱性債務增量情況的報告》,財政部給地方政府撂下了三句狠話:

1、堅持中央不救助原則,做到“誰家的孩子誰抱”;

2、堅決打消地方政府認為中央政府會“買單”的“幻覺”;

3、堅決打消金融機構認為政府會兜底的“幻覺”。

用辭之狠可謂是前所未有的,當然了這也是危機前的警示。言外之意就是,老路子走不通了,別想著禍闖大了還有老爸給你兜底,子債父不還。

因為地方政府在債務擴張的時候,都是在對賭中央財政肯定會在債務泡沫破滅之前為其兜底。就像很多商業銀行不顧債務風險,以為有國家兜底,沒想到銀監會出臺了《商業銀行破產風險處置條例》和《存款保險條例》,意味著國家不會給你兜底,銀行也會破產倒閉。

通哥溫馨提示:從上面的事例也給建企提了個醒,對于一些投資大,回報周期長的項目(特別是PPP項目),事先必須留意當地政府財政情況,否則建企可能會面臨巨大損失。

要知道中國企業債務占總體債務比例目前而言是可控的,但是在未來兩三年內將可能上升到200%,特別是在建筑、房地產、采礦、鋼鐵等領域存在較大風險。同時也進一步證實了通哥當時的預言,2018年將會是地方債和企業債的元年,也是現金為王時代的來臨。

2018建筑業投資主基調:下調

從國家統計局、基建通大數據統計分析來看,在2017年各大類投資中,唯一高于投資整體增速的是基建投資,但是10月份基建投資已回落到15.85%,也是連續10個月的增速回落,基建投資對總投資的穩定增長作用仍在減弱。

其次2018年1月2日,中國鐵路總公司召開了2018年全路工作會議。2018年全國鐵路固定資產投資計劃安排7320億元,這也是自2014年以來,鐵路計劃固定資產投資額首次低于8000億元(2014年年初目標為6300億,此后陸續提至8000億元)。那么2018年鐵路固投目標下調至7320億延續了目前中國經濟政策中的兩個重點:債務風險控制以及經濟增長方式轉變。

如此就不難理解為什么說2017是基建的最高點,而2018年基建投資增長率會下降甚至是負增長,但是基建“余溫”猶在。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意味著在新常態下,中國建筑業真正進入了存量競爭時代。

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正在到來

建筑業競爭格局

2017年各大房企的成績單也相繼出爐:碧桂園以5500.1億元的銷售業績位居榜首,萬科和恒大分列二、三位,銷售額分別為5239億元和5131.6億元。

對比之下,2016年全年達到千億元銷售額的房企有12家,而2017年這一數字達到17家。此外,2017年共有136家房地產企業銷售業績超過百億元。在近30家公布2017年銷售目標的房企中,共有22家完成任務。不過,雖然不少品牌房企能夠完成銷售目標,但對大部分中小房企而言,其生存壓力在進一步增大。

除了集中度的進一步上升,房企中還呈現出500億元的分水嶺。超過百億元的企業演變成五個明顯陣營:5000億元以上、1000~5000億元、500~1000億元、300~500億元和100~300億元。其中,1000億元以上、500~1000億元級別企業數量穩步增長,而300~500億元、100~300億元陣營的企業數量則略有減少。

大型房企積極擴大規模、銷售額再創新高,而500億元以下房企競爭優勢逐漸減弱,最后只有不斷被收購,房企間“強者恒強”的競爭法則已成定局。

房建整體來看在下滑,基礎設施卻在增長;大量民企在嚴重下滑,大量國企在快速增長。如上市國企中的中國建筑2017年營業收入達2200000000000元(不用數了,是兩萬兩千億元),同比增速達19.4%,在數字上也反映出建筑領域“國進民退”的現象。

其次就是從這些企業上市高管年薪上也能反映出一些信息。例如:房地產上市企業中,高管個人獲得最高的報酬,最高1200多萬、最低20多萬,極差1200多萬;房地產行業高管薪酬兩級分化嚴重,大型地產企業高管薪酬過千萬,而仍然有不少地產企業高管薪酬在20、30萬。而建筑企業(基建領域)上市企業中,高管獲得最高的報酬,最高300萬元、最低11萬元,極差289萬元;建筑行業高管薪酬雖也有較大的差異,高者在百萬級別、低者在十萬級別,但是與房地產行業相比,還是總體均勻分布。

建筑上市企業的高管薪資極差較小,這與建筑業行業本身發展的穩定性有關。當前,行業競爭加劇了市場資源的爭奪,于建筑企業來說,如何拓展基建市場、搶灘PPP項目、贏得政府的支持、擴大項目規模是使企業變得更大、更強的關鍵所在。與房地產企業相比,建筑企業在政府資源的爭奪戰爭上更為激烈,與政府的合作不僅能獲得大量且穩定的項目、維持企業發展規模,更重要的在于政府背后所帶有的一系列的裙帶效應。房地產行業兩極分化嚴重,基建行業總體均勻分布。因為房建領域是一個市場競爭比較充分的領域,所以房建領域的競爭格局能夠普遍代表建筑業的競爭格局。

人才結構方面

很多網友在抱怨:如今工程施工員的待遇沒有以前好了,地位也沒有以前高了,隨隨便便一個二本學計算機的程序員剛出來就能達到十幾萬的年薪。

其實通哥覺得這是正常的,因為從宏觀角度來說,社會資本投資已經不適合繼續加碼在基礎設施的投資上了,無論是效率、市場空間以及未來負債,基礎設施建設繼續“加磅”,都存在著問題。比較理想的投資方向,應該是有利于實體經濟減成本、增實力的方向(即提質增效)。

如: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AI、軍民融合、戰略新興產業、鄉土產業、生態環保產業、年輕人比較喜歡的消費科技、以及雄安新區的建設等等。我們要知道,首先富裕的肯定是資本最先觸及的那波人,如今物聯網、共享經濟、大數據、云計算、AI等風生水起,各種資本及熱錢涌入,那這些行業里的從業者肯定是最先受惠的。就像十幾年前,工程師如現今程序員一樣受人追捧,因為那個時候國家大力扶持建筑業,那建筑業從業者肯定也是第一波受益的道理一樣。

當然了我不否認,目前市場也存在著非理性。比如你一個做工程的,哪怕企業做的再大,投資人對你也不會太感興趣,但是你的企業只要跟人工智能、AI、物聯網、比特幣等高精尖新鮮詞匯沾點邊,哪怕是虧損的,人家也追著你要投資。但是即使這里面存在著一些非理性和泡沫,我覺得也是一個必經的階段,因為市場就是這樣。

政策方面

2017資質方面,可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驚天大變”!建筑業信息化用于施工現場、淡化工程建設企業資質、強化個人執業資格,簡政放權,營改增、保證金、招投標、全國社保聯網、信用招投標數據共享、四庫一平臺、職業資格簡化、建筑業資質動態核查等,各項政策都在建筑業掀起巨大反響。

對2017年政策領域做了一個盤點。通過盤點,我們可以看出相關部門在資質政策改革的方向為:“數量上在做減法,管理上在做加法”。

如針對建筑業資質管理中存在的行業壟斷、大量掛靠、增加管理成本等問題。2017年,國家一方面在資質的數量上做減法,圍繞淡化企業資質、強化個人執業注冊資格,取消、合并一部分資質;另一方面,在管理上做加法,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并鼓勵采用智能化提高審批的效率和質量。

另外在特級企業數量方面:已從多年前264家激增到近400家(截止12月31日,特級資質企業總數已達到398家)。

表明特級企業的含金量已大不如前,從上一輪的要把264家砍到50家以內,到現在馬上快要突破400家,主管部門的管理思路確實已起了大的變化。弱化資質管理方向是對的,市場化優勝劣汰才是根本。然而在這樣的政策導向下,還有這么多建企唯資質至上,說明企業家在國家政策指導方向上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同時也反應了企業家的轉型思維是否敏捷。

機械指數方面

我們都知道機械行情是基建的風向標,而挖機指數更是基建熱度的“晴雨表”。2017年,挖掘機銷量翻番,其他指標如開工時長等數據,也反映著挖掘機這一年不俗的市場表現。火熱的行業背后,更是中國經濟回暖,出口升溫等宏觀條件的不斷改善。

根據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挖掘機械分會日前公布的數據,2017年納入該協會統計范圍的25家主機制造企業,共計銷售各類挖掘機械產品140303臺,同比漲幅為99.5%。2017年也成為繼2010年、2011年之后挖掘機銷售歷史上的第三高點。

數據來源: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挖掘機械分會

從不同地區來看,2017年西部地區銷量大幅領先東部、中部,但漲幅略低于中東部。華東、西南和華中地區占據國內主要市場。華北、東北地區復蘇明顯,受鋼鐵、煤礦等行業的復蘇、京津冀一體化戰略深化、天津全運會基礎建設施工和雄安新區建設規劃逐步落地等利好及2016年低基數效應,市場增長明顯。但受到“2+26”環保政策影響,銷量漲幅相比前三季度有所下滑。

數據來源: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挖掘機械分會

根據小松官網公布數據,近一年小松建筑機械平均作業小時數變化情況與分會調查統計數據基本一致。設備平均作業小時數的提高,反應出下游需求的增加,并給市場需求提供穩健支撐。

綜合國際國內經濟形勢、環保政策、存量設備更新需求、采礦業投資、房地產建設、基礎設施建設和城鎮化建設等因素及挖掘機械市場動態,未來三年,市場將保持平穩過渡發展態勢。

總結

如果把建筑業作一個恰當的比喻,那么它就如一個裝水的桶。以前只要努力總會有項目,總是能夠生存。但是今天情況如何?

海綿城市、地下管廊、裝配式建筑等就是一個全空的桶,空間無限,但誰來付錢、怎么付錢還有待商榷;

高鐵、高速公路、軌道交通是半滿的桶,但灌水的人很多,灌水的速度也很快;

最大的桶當然數房屋建筑,桶裝了80%,未來空間還是很大,但裝水的速度正在放慢;煤炭、鋼鐵、水泥等桶的水已經外溢,去產能的領域,幾乎沒有多少空間了,除非創新調結構。

市場不可能是永遠吃不飽的貪吃蛇。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要么已經到來,要么正在到來,不會有更高的總量。 


相關標簽:工業建筑

最近瀏覽:

11选5 玩分分彩最稳赚的方法 广东福彩电子投注单 四星一码不定位技巧 重庆时时猜龙虎走势图 苹果快用助手软件 飞艇计划软件怎么下载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免费 时时彩龙虎玩法介绍 网上买彩票每天赢一千 11选五任选一怎么赚